查看: 2426|回复: 0

灵株道观之海上归魂

[复制链接]

54

主题

56

帖子

294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94
发表于 2018-10-26 20:23:4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陈阵太还在呼噜噜午睡时,突然腰间的那串金铃铛“叮铃叮铃”地响个不停,吓得他从摇椅上嘣地跳起来,连口问:“怎么了,这是怎么了,是师父出事了吗?”



  他圆嘟嘟的小脸急得通红,拿起金铃铛细细察看,竟见一副海水滔天的画面,期间有或狰狞或嚎啕或茫然的鬼面浮现,“啊,这是海上出大事了,是小城哥哥,是他,他要死了!”陈阵太叫嚷着,跳下摇椅直奔内堂,大喊:“三师兄啊,小城哥哥要死了,你赶快出手去救他,三师兄——”



  内堂里,三师兄陈列秋正焚香静坐着,闻言睁开眼来,掐指一算,却是摇头叹息:“救不了,且不说路途遥远,小城都已出国在异域,关键是他命里有此劫数,在劫难逃。”



  陈阵太上气不接下气说:“可是上回他来找我玩,你还说他能逢凶化吉啊!”


  陈列秋抚摸着自己这位小师弟的脑袋说:“可是我也说过,让他今年莫要出远门,尤其是远离水泽之地,平日多行善事,多焚香跪拜,或可解祸。”

  闻言,陈阵太已然泪眼汪汪,很是无辜的看着自己这位神通广大的三师兄,说:“真的就没办法救他了吗?我看见他现在就在海水里挣扎,如果你肯出手,赶过去定然还来得及,我可就他一个玩伴了。”

  “师兄知道你和他感情好,所以你才留下了他的一滴精血在金铃铛”,陈列秋感叹一声,右手陡然掐诀从金铃铛上掠过,顿时,那副海水滔天的画面里,浮现出一张网状的巨大罩子,宛若覆碗,死死扣在那方海域。

  阵太吓得是面如土色,吐字也疙疙瘩瘩起来:“这,这是——”

  “是的,这是异域邪族在做法害人,纵然我现在过去,也难以在短时间内救人了。”陈列秋低叹几声后又道,“走吧,救人已难,让他魂归故里或许可以。”

  说话间,陈列秋坐下浮现出一片刺目的金芒,无数字符重叠交映,他食指滑动间已然输入一副精确的坐标,金芒呼啸,携着阵太消失在内堂。

  陈阵太只觉眼前一阵日月颠倒,时空轮换,再出现时,已与陈列秋虚空站立在一方陌生的海域,但见阴风怒号、浊浪滔天,远处仍有数艘轮船在仓惶逃命,但是海水里某个巨大漩涡间,犹可见一艘沉船最后消失的桅杆,已然是沉船深海。

  陈阵太摇着金铃铛微微感应,大声叫道:“我感受到小城哥哥了,他就在海下数十米深处,心脉都快消失了,师兄我要救他。”说话间,他从裤兜里拿出一张符纸,三下两下折成一艘手掌大的纸船,朝船头虚空吹了口气,随后抛入海水中,但见这纸船迎风而涨,化成数米大小,利箭般穿入海底。
  惊人的一幕发生了,就在这纸船入海后的瞬间,海底蒸然一派绿光,那个巨大的罩子浮现而出,纸船竟被死死挡住,陈阵太这才看清,此时,已有几具亡魂在声嘶力竭地哭喊,似乎犹死不瞑目,保持着死前挣扎要游出水面的动作,可是那罩子将他们牢牢封锁,哪里能逃得升天?

  就在此时,一个阴测测的声音凭空响起:“何来小辈,胆敢坏我族好事?”

 但见里许外的某小岛上,正有数十名身穿巫衣的神秘人在跳大神,众人忽合忽散,嘴里犹念念有词,一点点绿色光圈持续涌入那个大罩子,方才发话之人正是领头的一黑袍男子,此刻站在一株橡胶树下,看不清容貌。



  陈阵太大嚷:“我要救小城哥哥,你赶紧放了他!”



  “放了他?你真是年纪小,太狂妄,不若你也留在此地吧。”说话间,这黑袍人挥手一道乌箭,直奔陈阵太的面门。



  “我师弟还轮不到你教训。”陈列秋的声音冷冽而淡漠,伸手一点虚空,但见那乌箭如遭雷击,几个颤抖下化出了原形,竟是条寸许短的乌黑小蛇,金光闪动,这黑蛇蓬地一声化成了血雾,消散在虚空。



  黑袍人略略沉默,寒声道:“原来是神州来的道长,怎么,莫非你想逆天改命,违背祖训?”



  陈列秋道:“我无意出手救人,但是,也不容你夺魂炼魄。”



  “哼!反正都是命中注定要死之人,我巫族取其魂魄来助修炼有何不可?”黑袍人怒喝。



  陈列秋道:“若是你自己国家的人随你如何折腾,我自不问,可这些人都是我神州子民,而今虽死,犹当魂归故里。”



  黑袍人忽而张开双臂,数十道绿芒如毒蛇般奔入那个大罩,此时,越来越多的人彻底失去了挣扎,命留海底,逃窜出来的魂魄被大罩阻拦,哭着吼着,想要挣脱,奈何这大罩子不仅可以阻挡他们去路,似乎还能持续吸收他们的魂力,若几次撞击,这魂魄竟有崩溃湮灭之势。



  陈阵太抹着眼泪拉住师兄的衣角:“真的不可以救救他们吗?你看他们好可怜,有比我还小的孩子,有好多年轻的大哥哥——”



  陈列秋摇头一叹说:“海神是不容许的。”说话间,他的掌心浮现出一面铜镜,但见喃喃念咒间经文缭绕,这铜镜金芒大绽,化成一道光柱,冲向那个大罩子。



  大罩子几个颤抖,随后浮现了无数裂纹,眼看是要崩溃了,远处黑衣众人齐齐张口喷出一团鲜血,血珠融汇,化成血色婴儿模样,呜呜狞笑着扑入大罩子,顿时,裂纹消散,罩子重新回稳。



  “放肆。”陈列秋一喝间,右手持镜,左手虚空而画,几段极晦涩的咒语后,自那铜镜里传来一声宛若来洪荒的怒吼,一头斑斓巨虎咆哮奔来,身形陡然间由寸许化作百丈,虎掌踩住那绿色大罩,一声虎吼后,大罩龟裂,虎爪闪动间狠狠抓下,顿时阴风狂暴数倍,浊浪直吞苍穹,那大罩再也支持不住,瞬间溃散。



  与此同时,那群黑衣众人一起跌坐在地,已然昏死过去,而黑袍人怒吼一声,身形颤抖,顿时气势萎靡,不甘道:“今日算你狠,下回定将掀翻你们南海,让你等知道厉害。”黑影一闪,原地顿时再无人影,又哪来的黑衣人和黑袍。



  陈列秋虚空而立,朝陈阵太说:“好了,召唤你朋友回家吧。”



  陈阵太抹去眼泪喃喃语道:“小城哥哥我救不了你,这就带你回家。”纸船入海底,再度浮现时,船上已端坐着一面目清秀的少年,年纪不过十三四岁,只是汪汪泪水,不可遏制,他看着陈阵太,眸光哀伤,却又难过绝望,只以鬼语说:“带我回家,我想回家。”



  远处一小艇上,哭得死去活来的一双年轻夫妇,趴在船头嘶哑地喊着:“小城,小城——”



  陈列秋念:“有主归家,无主归庙,命丧天涯,魂归祖祠,走!”



  念唱声间,众魂凭空飞起,飘向北方神州,算是回家了。



  焚香一柱,纸钱几堆,火烛烈烈,海上魂归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丛飞网-文学论坛  

GMT+8, 2020-1-24 11:15 , Processed in 0.234012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